收起左侧
楼主: 匿名

故事连载--胶州传奇(又名:板桥镇传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7 19:20:50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匿名者 发表于 2013-12-6 09:00
强烈要求版主修改而不是全部删去,那样故事没有连续性,无法继续

不用删,都不是小孩子了,继续发啊,那么多人等着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9 16: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还写不写了,等了好几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9 21: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很是喜欢
怎么看文笔有些熟悉的感觉,楼主还是别匿名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1 08:10:55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3-12-11 08:36 编辑

                       13
宋恩会依偎在刘万里的怀里,刘万里开始为她讲在俄罗斯的故事:
那是1992年,刘万里还是小刘,第一次去俄罗斯是乘坐国际列车,北京至莫斯科,要7天7夜的行程,刘万里是从哈尔滨上车的。
国际列车全部是卧铺,一推我的包厢门,一股老毛子味道扑鼻而来,里面有个老毛子正在睡觉,鼾声不断。送站的朋友们替刘万里把东西提上火车放置好,那老毛子还在打呼噜。这几日在哈尔滨也比较劳累,车一开动,他也睡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广播上说到达齐齐哈尔了,有两个俄罗斯的女孩子进了包厢,两个男的在下铺,她们两个女的在上铺。翻身睡去。。。。。。半夜了刘万里还迷迷糊糊听到上铺在说着俄语。。。。。。
  一觉醒来,外边早已大亮,对面的俄罗斯老毛子坐在床边正对着刘万里摆在小桌上的食物和啤酒发呆,看他醒来,对他露出笑容:“德拉子基(俄语:你好),丫瓦罗佳(我是瓦罗佳)”刘万里也听不懂俄语,只是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忽然想起临走从书店买了一本俄语速成书,赶忙拿出来,让对面的老毛子找出他说的话。原来他是打招呼,赶快学会了这几句话:

  你好:德拉子基。
  我是中国人:丫 給大邑(或者黑大爷)。
  好:哈拉少。
  很好:奥亲哈拉少。
  再见:达斯威达尼亚(或者打死你大娘)。
  吃:古斯(或者狗屎)
  。。。。。。

  这老毛子叫瓦罗佳,正比划古斯、古斯,刘万里听着怎么都像是狗屎狗屎,老毛子拿起小桌上我的火腿就吃起来,还跟他比划:“古斯、古斯、”刘万里一看也饿了,拿起一根火腿,和瓦罗佳“古斯”起来。拿出几桶一拉罐啤酒二人碰杯喝起来。上铺一个姑娘翻了一下身,腿露出了被子----这可是真正的雪白的大腿啊!而且那时候刘万里刚24岁,接触的女人只有自己的女朋友一个人,这异国女人的模样还没见过,倒是先看到了大腿,记得当时心里就突然激动起来。瓦罗佳喝得高兴起来,掏出烟给他:“吸个列特?”(抽烟),刘万里示意自己不会抽:“NO,NO吸个列特。”瓦罗佳自己出去抽烟去了。

  包厢里有两个俄罗斯女孩,瓦罗佳出去了,刘万里乘机站起身来离那个露出的大腿的近些,真想抚摸一下子啊!敲门进来列车员通知:马上到满洲里了,请准备好边检通关。又用俄语喊醒了上铺的两位。两位女孩都醒了,坐了起来。哇!她们竟然只穿小衣小裤。也不回避刘万里,各自穿起衣服来。
  瓦罗佳也回到了包厢,和两位姑娘打着招呼。车辆进站的时候,4个人一起拎着随身的箱包下车了,那些吃的和物品都留在车上。
  中国和俄罗斯的铁路宽度是不一样的,俄罗斯的宽。列车过境的时候,所有客人要下车通过边防检查,也就是过海关。边防检查人员还要上车检查客人留在车上的物品。然后列车停放一定位置,路旁的千斤顶把火车车厢整体升高,将中国火车车轮推出,再把俄罗斯车轮推进来,将车厢放下,换成俄罗斯的火车头,一切就OK了。中国海关放行以后,乘客上车,火车过满洲里国门过境,几分钟以后,进入俄罗斯境内,乘客同样下车,接受俄方边检人员检查,办理通关手续。过境办理手续大约5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多人被折腾地很厌烦,刘万里是第一次出国,一切都很新鲜,也没感觉出什么。

  中国边防检查的时候,通知包厢的水果和火腿肠不能带出境,瓦罗佳用俄语和中国比安检人员大声地比划,中国边检跟刘万里说,那过境以后,要是俄罗斯边检问,就说是这个瓦罗佳的。结果过境以后,俄罗斯边检什么也没问。(后来才知道,根据国际卫生防疫规则,水果和肉类不允许过境;也是后来才知道,过俄罗斯边检的时候,瓦罗佳出示身份证明: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斯克西部铁路管理局副局长,边检对他们包厢网开一面。)

  4个人重新进入包厢火车也启动了,刘万里也知道这两个姑娘一个叫溜达(柳达),一个叫叶连娜。很自然的叶连娜坐在刘万里的铺上,柳达坐在瓦罗佳的铺上。带了4箱易拉罐啤酒,早晨和瓦罗佳已经喝了几罐,正好把打开的这一箱拿出来,反正刘万里也不会俄语,也听不懂,那就啥也不说了,喝酒。
  一箱啤酒出来的时候,瓦罗佳早就把溜达抱在怀里又扭又唱;叶连娜也依偎在刘万里的怀里为他们打着节拍。刘万里一只手抱住叶连娜的蛮腰,叶连娜向他身上靠了靠,扭过头亲了刘万里脸一下。。。。。。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1 08:17:54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3-12-11 08:42 编辑

14、
  列车飞驰在俄罗斯境内,对于刘万里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中国境内火车路过的几乎都是草原,几乎已经没有了森林,过了满洲里-后贝加尔火车奔驰在蓝蓝的湖水边,然后就是一望无际的白桦林,虽然是5月,一切是那么的清新。这里大多是保留着天然。
 火车到赤塔的时候,三个俄罗斯人已经乱醉如泥了,这是因为他们喝完了一箱啤酒以后,竟然又打开了那箱北京二锅头,啤酒和白酒掺杂在一起,还能不醉?刘万里是沉浸在车外的景色中,喝得不多。再加上俄罗斯人不较真,只碰杯就行,至于喝多少人家也不强求。这也是一种率性,他们不会扭捏,所以和他们交朋友很容易。
  瓦罗佳的块头很大,他的下铺根本挤不开柳巴(俄语的意思是爱),柳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铺睡过去了;叶连娜就挤在刘万里的身边,也昏睡过去。闻着这俄罗斯女孩的体香,禁不住热血沸腾,手一会抚摸她的大腿,一会隔着衣服抚摸她的前胸,她都无动于衷。只一会他就索然无味了。(你们不要说我太监,不信你来试试,面对一块木头,你也不会有反应。反正到莫斯科还有好几天呢,有的是机会,你说呢?)

  火车里很热,暖气开的很足。刘万里醒来的时候,叶连娜早将长裤上衣脱掉了,就剩下小衣小裤。搂住她时,叶连娜顺势搂住了刘万里。。。。。。
      火车穿行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原始森林中。
  闭上你的眼睛,你想象周边是一望无际的白桦树,偶尔的几声火车汽笛嘶鸣,火车掠过的时候,光秃秃的的树干上会被震落许多枯枝。初春的白桦林中,积雪已经消融,露出黑糊糊的湿土,有毛茸茸的绿意即将破土而出。。。。。。
  叶连娜喝了太多的酒。窗外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叶连娜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然后她就感觉到一条大腿压在她的身上,她是背对着刘睡的。然后也肯定感觉到刘支起的帐篷顶在她的屁股上,她想坐起来的时候,身体一动,刘也醒了,假装也刚刚睁开眼,看着叶莲娜,挤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叶连娜冲他笑了笑,用英语跟他打招呼:“morning”,刘万里也赶忙问候。

  叶连娜跨过刘万里,下了铺。这时候叶连娜身上只有胸罩和内裤,雪白的皮肤以及细长的双腿和小蛮腰一览无余的展现在刘万里的面前的时候,他的身体不由得轻微颤动起来。叶连娜冲他宛然一笑,拿起上铺的大衣直接穿上,系好口子,跟他示意一下去卫生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1 08:23:39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3-12-11 08:54 编辑

15、
  瓦洛佳还在酣睡中,柳芭也轻微地打着呼噜。
  叶连娜回到包厢的时候,刘万里也赶忙起来去卫生间(去过的几个国家,只有中国人穿保暖内衣内裤),不为别的,是为了让支起来的帐篷恢复平静。
  回到包厢的时候,叶连娜已经到上铺躺下了。看刘万里回来,冲他笑了笑。刘万里有些失望,看看下铺,再看看叶连娜,用中文悄声说:“怎么不到我铺上了呢?”叶连娜肯定明白了他的意思,用手指指瓦洛佳和柳芭,然后说了一长串俄语,居然能听懂了大体的意思,最后还问:“保纽?”(明白)刘摇摇头:“聂保纽!”(不明白,俄语聂就是不的意思)叶连娜听到他用俄语回答,表扬他学得快,因为她的语句中刘万里还听懂了 哈勒少(很好)。忽然想起随身携带的速成俄语小册子,于是拿了出来,趴在叶连娜的铺边找到要说的话,跟她交流起来:

  刘万里:叶连娜,丫留不留级别啊(我爱你)。(要想外语学得快,最好有段异国情,刘万里就是为了跟叶连娜交流,俄语水平突飞猛进。)
语言不通,感情如何交流?刘万里找到接吻这个单词,指着跟叶连娜说:“叶连娜,采乐哇七。”叶连娜眼睛看着他,微笑着鼓励。刘万里探下头,试探着吻她的眼睛,叶连娜乖巧的闭上眼睛;吻她的鼻子,她静静地没有动;吻她的耳朵的时候,叶连娜发出轻微的呻吟声,伸出她的双臂,搂住刘的脖子,转过身,不约而同,他们的嘴吻在了一起。。。。。。叶连娜的舌是那样的柔软,像一条小蛇,探进刘万里的嘴里,和他的舌缠绕在一起,刘万里的舌也回应她的热情,相拥着到她的嘴里。。。。。。缠绕。。。。。。她的嘴里发出鸽子一样的声音。

  亲吻中,叶连娜的双臂紧紧地搂住刘的脖子。刘万里的右臂伸到她的脖子下抱住她的头以便于更好的角度接吻。刘万里的左手伸进被子里,抚摸到叶连娜光滑的身体,叶连娜忽然拉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按在她的RF上,这是一只硬硬的很有弹性的RF,乳罩已经脱在一边,他抚摸乳房的周边,一步一步往顶部靠近,快要到达山顶的时候,他又滑下来,叶连娜用牙齿轻轻咬住刘的舌尖,他的手指迅速攀上山顶,拇指食指和中指捏住顶部那一粒,轻轻的捻。。。。。。叶连娜松开了咬他的牙齿,继续和他的舌缠绕。。。。。。刘万里的左手还在捻动她的R头,一会她的一只手又拉住刘的这只手,移到另外一个RF上。。。。。。


(以下删去866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1 09:01:33
16、
   火车每到一个大城市,刘万里都会下车去拍照,留下纪念。有时候叶连娜跑过来和他合影。火车上有俄语翻译,这几天刘万里知道了瓦罗佳是哈萨克斯坦西部铁路管理局(在阿克纠宾斯克)的副局长,这次去北京是联系阿拉木图到乌鲁木齐国际专列开通问题。瓦罗佳也知道了刘万里是第一次出国,为的是找生意做。当时第二条欧亚大陆桥还没有开通,(说到这里,啰嗦几句欧亚大陆桥的事情:第一条欧亚大陆桥就是文章中北京至莫斯科的线路,终点到阿姆斯特丹;第二条欧亚大陆桥是东起连云港通过新疆阿拉山口至中亚的铁路,终点是鹿特丹;第二条欧亚大陆桥比第一条缩短2000多公里;现在国家正在论证建设第三条欧亚大陆桥:构想中的第三亚欧大陆桥始于以深圳港为代表的中国广东沿海港口群,沿途由云南昆明经瑞丽出境至缅甸,入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从土耳其进入欧洲,最终抵达荷兰鹿特丹港,横贯亚欧非三大洲的21个国家,全长约15000公里,比目前经东南沿海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行程要短3000多公里。)本来到达莫斯科后刘万里应该去朋友的地方,他们在莫斯科有办事处。可是下火车后,跟两位俄罗斯美女道别后,瓦罗佳不让刘万里走,让他等在站台,正好朋友派人过来车站接他,是俄语翻译,瓦罗佳跟翻译比划了半天,翻译跟刘万里说:“瓦罗佳让你跟他去,他给你生意做。”就这样,刘万里跟随瓦罗佳重新坐上火车,来到哈萨克斯坦的阿克纠宾斯克。

  这也是一座美丽的城市,确切说这是刘万里到独联体真正落脚的城市,有机会真正的感受这座中亚城市带给他的感受。和所有人一样,刘万里出国的目的是做生意,所以他最关心的是有什么生意可以做。
  到达阿克纠宾斯克以后,作为西部铁路局副局长的瓦罗佳就摆出一副局长的样子了,和火车上的他截然不一样了。他让人安排刘万里住进铁路局宾馆,说先好好休息两天,到达时候正好是星期6早晨,他们早就每周工作5天了,而且周六周日坚决不会加班工作的,所以那两天在宾馆里虽然吃喝没有问题,可是语言不通,只能在宾馆里看着俄语电视,很着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1 09:26:56
17、
星期一快中午的时候,瓦罗佳的漂亮女秘书带刘万里去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好几个人,就等他了。
瓦罗佳找了一个懂中文的康先生做翻译,这康先生是哈萨克斯坦的朝鲜族人,不是中国的朝鲜族人,但刘万里想有可能是早些年从中国过去的,后来一直没有机会印证。不过刘万里1994年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一家哈萨克族客户家里做客时,这客户让他的邻居做翻译,这邻居说中文的口音竟然和刘万里乡下农村的口音一模一样,刘万里借着酒问他是不是山东胶州人?那人一惊:“你怎么知道?”刘万里说:“你说的是我的家乡话啊!”那人问刘万里是胶州哪里的,刘说是李哥庄的,那人嘴张了半天,很惊愕。后来刘万里知道了他的历史:原来二人的村子不远,都是李哥庄的。好像是1978年,他的邻居娶了他喜欢的女人,就在邻居结婚的那天晚上,他从洞房里把那女人带了出来私奔到乌鲁木齐,然后在夏天越过天山,躲过边防军,竟然到达哈萨克斯坦,当时算是叛逃到苏联,苏联**在阿拉木图给他分到房屋,做一些收集中国情报的工作。实际他们就是农民,文化程度并不高,在哈萨克斯坦10多年,学会了俄语而已,你听听口音还不是普通话就知道。混口饭吃而已。(提醒出来做生意的朋友,特别是山东、河南人,尽量要说普通话,普通话是一个人素质的体现。)

  有中文翻译了,刘万里的进展就很快了。
  瓦罗佳很干脆:“廖涅(在火车上,瓦罗佳和叶连娜根据刘万里中文名字的读音给他起的俄语名字是廖涅,以后在有独联体朋友的场合,刘万里一直使用这个俄语名字,他总是跟他们自我介绍说:丫,黑大爷廖涅----我是中国的廖涅。),我们铁路局正在建招待所大楼,我让工程部列出了需要材料的清单,你看看能不能提供给我?”
  老康在俄语旁已经给刘万里翻译出中文来,因为那是刘万里做的第一笔易货贸易,所以对物品记忆得很清楚:卫生间用品(座便器、洗面盆、浴缸);油漆;壁纸;蓄电池;白床单。
  刘万里压抑住兴奋的心情告诉瓦罗佳:“一切都没有问题。”
  瓦罗佳告诉刘万里,他们没有现金支付,但是这里有好几个国营工厂拖欠铁路局运输费,可以用这些工厂的产品兑换,让他挑选。
  可提供的货物有化肥、钢材等。刘万里马上选择了化肥,因为从小在农村长大,父母也在农村种地,所以对化肥的行情很了解,于是他选择了化肥。

  然后是确定铁路局需要货物的数量,最后让刘万里提出兑换化肥的数量,刘万里犹豫了半天,真的还就不知道可以兑换多少,后来刘万里说出一个大数字,让他们讨价还价吧:一个专列。
  一个专列是70个车皮,俄罗斯每个车皮装63吨;中国一个车皮装60吨。刘万里提出的一个专列的化肥总共4400吨。瓦罗佳听完,马上大声对他喊:“廖涅,哈拉少,奥亲哈拉少。”秘书马上打印合同,瓦罗佳签字,刘万里也签字。秘书弄了几杯沃德嘎(俄罗斯白酒),大家举杯相贺。
  刘万里:“为了加快速度,早日成交,我希望在我回国前,化肥装车手续要办好。就是说要瓦罗佳先发货,然后刘万里回国准备货物。瓦罗佳欣然同意:“廖涅,没问题。”
  化肥厂正愁化肥卖不出去呢,很快给装好火车,加上瓦罗佳本身就是铁路局的,火车发货手续十分顺利。刘万里坐火车离开阿克纠宾斯克去莫斯科的时候,瓦罗佳告诉他:“廖涅,快点回来,回来我让叶连娜来陪你。”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1 09:30:34
18、
从莫斯科坐飞机飞到伊尔库兹克,然后从伊尔库兹克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飞机飞到沈阳,从沈阳坐火车回到青岛。
  刘万里马上动手采购需要发运的物品:
  洗面盆和浴盆采购的是淄博(博兴)陶瓷厂的4个车皮;座便器有些麻烦,他们需要的是老式的,后来从潍坊陶瓷厂的仓库里找出一个车皮,从唐山陶瓷厂地震前老厂尘土中找出3个车皮凑够数量。(那可是中国仅存的老式座便器了。);青岛油漆厂1个车皮的油漆;青岛印染二厂2个车皮的白床单;青岛蓄电池厂2个车皮的蓄电池,北京房山壁纸厂两个车皮的壁纸全是刘万里一个人一手采购的,总共花费不到80万元人民币。(你不用吃惊,确切是这个数字,没有记错。如果放到现在,估计要10倍的价钱。)

  刘万里采购的同时,哈尔滨公司的人在满洲里接货,换装后全都运到高密站和胶州站,当时进口的化肥是磷酸二铵,纸袋包装,以每吨1400多元的价格批给了当地的供销社,市场零售价是1700左右。记得公司账面利润是560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1 22: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买卖做的也太容易了我去,

点评

这点没有去过的真不知道。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12 10: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2 10:45:50 | 显示全部楼层
lpo521 发表于 2013-12-11 22:40
这个买卖做的也太容易了我去,
 中国和俄罗斯的铁路宽度是不一样的,俄罗斯的宽。列车过境的时候,所有客人要下车通过边防检查,也就是过海关。边防检查人员还要上车检查客人留在车上的物品。然后列车停放一定位置,路旁的千斤顶把火车车厢整体升高,将中国火车车轮推出,再把俄罗斯车轮推进来,将车厢放下,换成俄罗斯的火车头,一切就OK了。


这点没有去过的真不知道。

点评

俄罗斯的铁轨宽估计是真的,就是这艳遇也太狗血了,也太容易了。佩服楼主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12 18:21
胶州网 822725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2 11: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2 18: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Swoosh 发表于 2013-12-12 10:45
这点没有去过的真不知道。

俄罗斯的铁轨宽估计是真的,就是这艳遇也太狗血了,也太容易了。佩服楼主啊

点评

哈哈,你到底是佩服楼主还是羡慕刘总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12 19: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2 19: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lpo521 发表于 2013-12-12 18:21
俄罗斯的铁轨宽估计是真的,就是这艳遇也太狗血了,也太容易了。佩服楼主啊
...

哈哈,你到底是佩服楼主还是羡慕刘总啊……

点评

,表气我,小心我发飙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2-12 21: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2 21: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的我 发表于 2013-12-12 19:50
哈哈,你到底是佩服楼主还是羡慕刘总啊……

,表气我,小心我发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3 08:03:48
lpo521 发表于 2013-12-12 21:33
,表气我,小心我发飙

实际上,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你有能力做多大的生意就会有多大的生意找你。
艳遇也是真实的,你内心里高攀不上的女神你一辈子也是做梦。但是把你和范冰冰放到一个包厢里7天7夜,女神也会对比有记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3-12-13 09:02:39
19、
电话铃音吵醒了刘万里,是宋恩慧的手机。宋恩慧光着身子下床去取床桌上的电话接听,刘万里看看表,已经中午十一点了。昨晚太累了,还跟宋恩慧讲了一段去俄罗斯的故事,实在太困了,不知何时就睡了过去。
宋恩慧接听电话大惊失色:“哪个医院?”“妈你别着急,我马上回去!”扣上电话宋恩慧赶快穿衣服,边穿边说:“不好了,黄岛油库爆炸了,我爸被送医院了。”
刘万里腾地坐了起来:“真的假的?”
宋恩慧:“我妈打的电话,这能有假?”
刘万里也赶忙穿衣服。
这是2013年11月22日。
两个人走出酒店的时候,正好遇见江淼开车停在身边,姜淼摇下车窗,刘万里问他:“你不上班干嘛去?”
江淼:“我要去黄岛有点事。”
刘万里:“正好,我有朋友要去黄岛,你给带过去?!”
江淼:“好的,上车吧。周日晚上有空你约一下宋主任,咱们一起坐坐。”
刘万里:“好的。”
两个人开车来到高速路口的时候,被告知胶州湾高速暂时关闭。江淼的电话响了:“小舅妈,你别着急,高速路封闭了,我走204,你先找个地方坐坐。”
昨晚,江淼在歌厅的时候接到小舅舅的电话说小舅妈的电话一天打不通,让江淼去家里看看舅妈什么情况。舅舅大多在外出差,单位外派住办事处。小舅妈开了个服装店,不温不火。小舅妈和江淼同龄,在江淼眼里,小舅妈可是美女一枚。昨晚小舅妈家里没人,打了十多遍手机也关机。为了安慰舅舅,江淼回电话给舅舅说舅妈已经睡下了。
今天刚上班不久,江淼都忘了昨晚小舅妈不在家的事,小舅妈打来电话:“江淼,你昨晚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
江淼:“舅妈,你去哪里了?小舅昨晚让我找你呢。”
小舅妈几乎哭着说:“江淼,我在黄岛,你来接我吧!”
江淼:“你怎么在黄岛?怎么了?”
小舅妈:“你别问了,这里刚刚发生爆炸,你快过来接我吧!”
江淼并不知道爆炸有多严重:“舅妈,你别着急,我马上去接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3 09: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吸引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4 15: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快就用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5 21:13:19 来自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末不写作啊?
胶州网 822725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