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楼主: 一把茉莉香 - 

潺潺的溪流野山坡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5 15: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段时间去一华人夫妻开的小饭店吃火锅,
他们是来自东北的某个城市,为什么要强调他们来自城市,
是因为他们一直对我们强调自己来自城市,(当他们强调自己来自城市三次后,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感觉不太像,或者他们那里的城市就这水平,我为我自己这样开判断打分感觉惭愧)
好吧,我比较反感这句话,城市跟农村有什么差别吗?
感觉有差别的可能是因为内心对阶级的划分吧,
其实这是一种自我玷污,

我跟工科常常说起小时候,他的记忆都是在姥姥家的那条长满虱子的大黄狗,再无其他。。。
而我的回忆却是漫山遍野的疯跑,跟着小舅与那个从我会说话起打嘴仗就没胜利过的人--我哥屁股后面偷玉米偷麦穗偷苹果。。被看苹果的人追。。。。。
寒暑假回去时的各种乐事,听的他羡慕的不得了,
哦,下雨天跟我哥站在平房上看某家的妯娌打架有没有,有了这样的酒垫底儿, 各种低能的事儿看到都不觉着奇怪了。。。。。。。
那段生活的体验让我的人生丰富很多,现在回忆起来感觉都是满满的幸福,,
那种泥土的颜色仿佛随着时间的沉淀披上了阳光的温暖,,,

所以不能理解那些耻于提起自己在农村生活的人,有或者没有,都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何必那么在意,果然,还是没有脱离身份社会。。


25-05-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5 17: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一篇文章,大约是说为什么社会浮躁人怒气重,
文章最后把原因归咎到信仰的缺失,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有信仰就不会浮躁吗?是不是有信仰就可以逆来顺受,忍辱负重?。。。。后面省略一千字

有一次,忘了跟谁争执了,也忘了为什么争执了,
就记得一句话:ta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制度
我说,制度不是人制定的吗?
ta说,不,是制度,不是人。。。。
(对不起狗)

回家跟工科说起,他说,有知识的人也需要被启蒙,赞同!

如果,法律有力,觉着不公平的人可以用法律来捍卫自己的权利,
就不用这么绕了吧

还信仰,,,,看看叙利亚,,,,看看那些难民,,,看看因为战争产生的饥饿的儿童,,看看受尽压迫的女性,,,看看各种恐怖袭击,,,看看以信仰之名的屠杀,,,,这些没完没了了的惨剧哪个没有信仰?
(baichi)




气得我去干活·了!!!



25-05-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6 15: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5-26 15:24 编辑

忘了从哪里看的一则小故事,就是小鸡与母鸡对话,
母鸡说一天一个蛋,菜刀靠边站,
如果没有蛋,高压锅里见,,,,
大约是这样说的,现实又简单化了的价值定律,

就如我家的大公鸡,天不亮就声嘶力竭的大叫不说(本是它的天性,当它失去价值就连天性都是错的),总是欺负母鸡,结果母鸡吃不到营养餐也不下蛋了,
本来想让大公鸡受个精啥的,看它天天无动于衷的,孵小鸡的希望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了,
于是,它失去了价值,高压锅里见了,,,,

没多久,那只受尽欺负的母鸡就多了俩伴儿,有朋友又送了两只母鸡来。。。
来的当天下午就下了一个蛋,为了这个蛋,爷爷奶奶俩人争论半天,
奶奶说因为不知道是哪只母鸡下的,所以要孵小鸡试试,也许是受精蛋,因为送来母鸡家的那位朋友叮嘱过,有可能会有受精蛋。
爷爷就认为不可能,至于不可能的原因他也没说出来,反正就是不可能,,不可能 ,,,固执的不可能
后来,他俩拿着蛋到鸡窝那里去,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停止争论了,(也许是让鸡蛋去认亲了;)

每一天的鸡毛蒜皮,都是生活的气息。。。。。



昨天平板支撑1分42秒 做一下记录 (某天看报道,说某明星60岁高龄也许实际是65岁可以做5分钟,工科说,她要能做5分钟,我把它吃了(把她秒表吃了))


26-05-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6 17: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闺女抱怨自己卫生间的浴缸很不方便,(当初非要浴缸),现在又非要淋浴,
正好儿子也长大了,也要给他安排一个独立的卫生间,
就二合一找人来改装。
看好一个柜式洗脸盆,让商店送到我家,
因为居住的区比较大,他找不到位置,约好一进小区边上加油站碰头。

在我等商店送货的车的时候,工科正好经过那里去加油,
他冲我摆摆手滑下车窗问我,在干吗?
我说,有约啊!
他乐一下冲我眨眨眼说,我也有约啊!
(我说的是date, 他说的是meeting)
他摆摆手去加油,我继续等待。。。

从车子旁边迅速跑过去三男一女四个警察,话说,那女警也太肥了,(跑起来真是难为她)
看那样子好像在抓贼,(真是少见啊,连跑起来都少见何况是警察跑起来
半晌,一个警察喘着粗气得意的走前面,浑身都是尘土,皮鞋上都是沙土,大汗淋漓的样子,
(我常问他们,抓贼的时候也穿皮鞋?答案是肯定的,那真耽误事儿啊)
后面三个用手抓着一个人的腰带,那人手里拿着一台切割锯,,,
前面那个警察径直走到旁边的car wash,左右寻找,估计是找水桶打算洗手,
里面的那些擦车的小青年看他进去,立刻拿起抹布从上到下迅速的把他制服上的尘土抹了个干净,
那速度,堪比F1赛车整修团队
(相信我,他们不是要舔木他而是对他抓贼的英勇行为用实际行动表示赞扬)

很少见到这种情况,
到是见过一次比较特殊的,我是说,方式很特殊的抓贼方法,
用直升机追小偷有没有见过?直升机在上空追着他们,直到小偷没劲儿了跑不动了(够狠!),直升机在他们头顶盘旋,
气流压迫小偷只有趴下才能呼吸,你想知道怎么抓?嘿嘿,从直升机上垂下一绳子,一士兵一手拉着绳子身子吊在绳子上滑下来,滑到地面,俩小偷被活擒。。。

记得某一年,好像有一个小偷被一群当地群众捉住,在我们公司墙外实施惩罚,
被打的嗷嗷直叫,那惨叫声,我在另一头的办公室都能清晰的听到。。。
打完后,大家呼啦啦就撤了,剩小偷一个人凄凉(活该)的躺在那里。。。。





26-05-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6 20: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儿子开始学中文,拼音学完了,汉字刚刚接触,自然,
古诗是少不了要会背的,
就听他大声开始背: 一去二三里,云深不知处。。。。
HAHAHAHAH。。。。在大山里进去二三里地,可不是云深不知处呀
无缝衔接。。。。



26-05-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16: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一,CD瞅着我不太忙的间隙进来说要告诉我一件事儿,
我把目光从电脑上移向她,
她在我办公桌前开始娓娓道来,
“周六晚上,我家电视接收器坏了,一家人在差不多10点半就开始陆续睡觉了。当他们都睡了的时候,我听到客厅那里悉悉索索的声音,我以为我最小的弟弟回来了,估计是怕吵醒妈妈与姐姐,因为她俩身体不好已经睡着了,所以他才小小声走路,我当时蒙着被子玩儿手机。我听他去厨房,悉悉索索一阵子,我以为他去找吃的,又听到他去卫生间,又听到他去各个房间,你知道的,我们卧室都是不关的,最后,我听到他站在我的床头”
我越听越心烦,觉着没重点,正要打断她让她直接奔主题,
就听她呼出一口气,继续说“夫人,你知道吗,我躺在床上转身的时候,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竟然看到一陌生的成年男人正若有所思地站在我床头低头审视着我”
我倒吸一口气
“我大声尖叫起来,那男人转身就跑,他也许以为我不会叫,也许以为我会问他‘你是谁’估计他万万没想到我竟然高声尖叫,我妈妈姐姐听到问怎么了,因为她俩身体已经不太方便动,另一个弟弟听到声音都跑过来,这时候那个男人已经跑了,他跑太急把他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讲述这可怕的事儿还是让她惊魂未定
“你知道吗,我家的窗户玻璃几天前莫名其妙的碎了,他就是从这块碎玻璃处伸手打开的窗户,并且他很聪明的把另一扇窗户打开为逃跑做准备,因为破碎的那扇在他逃跑时也许会刮伤他”
老手,我说,她点点头。

“我家的墙里外地坪高度不同,里面高外面矮(就是说里面看起来墙很矮,外面其实很高),外面为了一圈石头,那人逃跑的时候错误的估计了墙的高度,直接翻过去,结果,嗯,,,脸朝地,摔在了石头上,我们去查看过,石头上都是血”
我实在没忍住差点儿笑裂了,这是实实在在的笨贼一箩筐的版本啊。你怎么知道是脸朝下?我问
“嗯,,,,他报警了”
“当然,我先于他报警的,我将他的电话给了警察并描述了过程”
“他到警局后说被别人打了,手机被偷了,想让警察帮他找回来”
“警察说,你的号码是多少?然后就打了他给的手机号码,结果,我送过去的那个电话正好就在那个警察的手里,响了。(我很想知道那个警察的表情)警察看着他说,这是你的吗?他说是的。警察问为什么在这里?他说不知道。于是警察给我打了电话,我过去一看,他满脸是血,就是他,我说”
“警察说他是刚释放的强奸犯,他们都很庆幸我很luck。也许他站在我床头的时候就是在打量我究竟是男是女吧,想想很害怕”
我站起来,抱抱她,安抚一下她的情绪。你妈妈姐姐都是癌症,这下谁看家?两个弟弟有回去吗?尤深呢?(她的大弟弟,我们是认识的),她说有让邻居帮忙照看,在她不在的时候,现在她家都是女的,包括她的女儿也在家,很担忧,虽然,那个小偷在警局被关着。
偷了什么?我问。“全是吃的”我摇摇头。
“他跟警察说他要吃TB”那是什么我问。“我想,应该是治疗艾滋病的药物,所以,你知道我有多幸运了吗?警察告诉他,如果你要吃TB,根据法律规定,你不可以单独出现的女士的房间的,要注意很多对吃TB药物的规则” 嗯,他要那么懂事自律,还怎么可能是小偷加强奸犯呢,说这个没用的,我说。
现在就是希望赶紧判决,基本上这类是5-7年的刑期,她才能放心娘家安全。







01-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17: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6-1 17:17 编辑

周六一早,去接了已经在工作的工作狂工科,(他一路抱怨不止说耽误他工作就差从车上跳下去了)一家人往北部一个小镇子进发去看飞行表演。
有人比我们早多了,过去一看到处都是车,人很多,好在大家都很守秩序,停车后,再走大约一公里,到达。
其实就是野炊聚会吧,反正,工科一进去就开始找吃的,
一趟一趟乐此不疲的扛来各种吃的,有烤肉有披萨有汉堡有咖啡。。。
飞机表演他根本不在意,就一吃货
上几张照片

有家长连孩子都丢了,广播替孩子叫父母,等俩小时父母也不去,广播员到很幽默,说这家长也太聪明了,把孩子放这里有警察看着真是100个放心啊
走的时候直接来领,也是方便。



IMG_5691_副本.jpg
IMG_5699_副本.jpg
IMG_5713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17: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CD家遭贼后续
刚才我问CD,家里可好?她说家里没什么异常,就是警察竟然把摔着脸的贼给放了,放了,放了,,,了。。
她周五要回去看看,(在她娘家,另一个小镇)问问警察到底什么原因,这样她家可危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17: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家里老大长老二好几岁真是太好了,很多知识他们之间就可以直接交流。
小家伙现在想问什么知识如果是英文都是去找姐姐,
昨天问关于变色龙,一上车就开始问,变色龙吃什么,属于什么科,
蟒蛇吃什么,属于什么科,
这些都是上课时学到的自然科学,比较浅的。姐姐正在学比较深入的,俩人正好互相交流,
这些单词对我来说很陌生,听起来一头黑线
最后提醒儿子要学会这些动物中文的名字,
他回答我“我不喜欢看中文” 这还了得?
直接告诉他,学中文没得选择,这是你必须把握的,先不说你是中国人这个现实,就说,如果发生战争,
你去哪里?去法国吗?还是去西班牙?(学校选修法语与西班牙语)
好吧,就算不去远虑,就说,中文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家庭语言中都用中文)学起来这么容易,如果不去学,将来会后悔这么有用有利的工具竟然舍弃,是舍近求远,是一损失。
哎,,,每天都在苦口婆心中渡过。。。。。。。
也确实啊,英文看起来更有意思,因为老师上课都是英文的小故事,歌儿也是英文的。
而我们教的中文看起来是规规矩矩的,另一种思维,总是要转换频道,他觉着很费劲



01-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 22: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6-2 15:21 编辑

今天是六一,儿童应该休息才对,结果我家两位是老大要考级长笛七级,时间是下午的1:39分,考试地点在长笛老师家,她家有一个大厅,Trinity college的考官昨天就到了。
老二这周三开始下午活动,为了配合姐姐学校选择的下午活动时间,他定的是下午1:30-2:15的足球课,这样我可以一个时间段接他俩,不用来回跑,因为她俩学校就隔着一条街。可是没成想今天跟考级时间错车了。
这下我有些算不过账来了。陪着老大吧,老二第一天活动,那么大学校,他才6岁,场地是否找得到?午饭怎么吃?是否有特殊服装要求?好像我必须去老二那里。老大这里,,,,,我跟她商量了一下,她觉着还是去弟弟那里吧。我说那爸爸来陪吧,闺女白眼一翻,考场要安静,他手机能关机吗?得,他也不行,那,,,,我自己一个人就行。她说。只有这样了,把她放老师那里,赶紧回家带饭,好在田螺姑娘已经煮好饭了,要是她不在,我们还不知怎么解决这顿午饭呢,又得忙乱一番。
开车回到老二学校,他已经在等待区等了一段时间了,带着他先去后面操场区边上休息区吃饭,这时候,我俩还不知道在哪里足球课呢。边吃边等,过一会儿,1年级的孩子跟着家长陆续都过来了,看看时间差不多,儿子也吃饱喝足了,蹦蹦跳跳跟着其他同学进入了足球圈。(1年级在一个特定的用大约一米高砖墙围起来的圈里,地上铺的是特殊材料的足球场)
好不容易熬到他上完课,赶紧回来接闺女,车子刚到门口就看她乐呵呵的从里面出来了,一上车就说,我觉着考得挺好。哎,,,,我觉着,自己累的要吐了,,,这忙乱的一天啊



01-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 15: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冷,冻手。
早晨起来给孩子做早餐,睡裤太薄,感觉挺冷,明天我要穿上我娘做的棉睡裤。
想想就想乐儿,都多少年不穿加棉的裤子了,
不是田螺提醒,我都忘了。

昨天回家肚子痛,田螺说她今天早晨起床做饭,
想想还是不行,总是要看着他俩吃完热乎乎的早饭,
带上给他们灌入热水瓶的热水,
给小家伙带上他点的加餐(不是三明治就是热狗)
看他俩穿的校服是否正确是否保暖,
叮嘱闺女带着中饭的钱如果有下午活动,
这些都过一遍后,
看着娃爹载他们出大门,才能放心开始一天的工作。
否则,不起床也会听到楼下的声音,我怎么能躺在床上继续睡呢?

曾经,从小到大的曾经,在娘家从来没做过,要吃什么都是跟爹娘说的,不合胃口还罢饭的,
我娘说不知道怎么教育的我兄妹俩,又馋又懒还事儿多
没孩子前早餐都是工科做的,
有了孩子,我怎么就变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什么都会了?
只要孩子能说出来的食物,我一定能做出来的,有时候工科都不相信这是我,
他不信到没什么,其实我有时候也不信。
真是为母则强啊!



02-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3 15: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6-3 15:23 编辑

我的好友--笑,特别爱笑,也最喜欢听她那畅快的咯咯声。

我记得有人说,人生最大的幸事就是能找到一个随时随地可以聊天的人,
她就是除了工科外的那个人,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心情,只要说一声 哎,ai(一声)
那边无论是睡得迷迷糊糊中还是在忙碌中,都会给个回应。

她说,感谢发明微信的人。

因为时差的原因,我们互发信息没有固定的时间,有时候是她的半夜或者凌晨,我看到好的文章或者笑话忍不住给她发过去,本想着她醒了后看到,很多时候都是没想她会回复,却常常看到她回复,就像等在那一头似的。

她也会发给我一些有意思或者有意义的文章,然后说一会儿感想,互道晚安。
我常笑她的生物钟是我的时间,她也常说,看起来好像是的,然后咯咯笑。

认识她半辈子,还是叽叽喳喳说不完的话,我的思维所到之处她都能接着,她的思维所指的方向我也跟随,如此默契舒服的,只此一枚。
有时候我们会笑说,一定是上辈子喝的同一碗孟婆汤,要不为什么没有血缘的人却会如此感情呢。
超越了友情牢牢占据着亲情,除了我的手足,那个常常与我吵架的手足,大约也只有她了。

我们常常会觉着亏欠对方,本以为只有我是这样,某天她竟然说她亏欠我太多,具体亏欠了什么,我俩又说不出来,就是觉着都是对方付出太多,而自己却是受益一方,而我们到底怎样付出了却都不记得也说不上来,只有咯咯的笑声回荡

心情不好时,我会打电话给她,当那边带着惊喜的“喂?“我还没说话,她就紧接着有些担忧的”怎么了?”时,我的心情就会好起来。当我告诉她心情不好,她就说,想想钱。。。我扑哧就笑出了声。不是因为钱笑出声,而是因为她的想法,,短平快。。。

我爸说:笑笑这个孩子实在,不错。
我娘说:笑笑吃了一碗面条儿,那一大碗啊。笑笑咯咯笑着说:太好吃了,撑shi我了。
田螺常常问我,笑笑最近有消息吗?可好?
我闺女说:我好喜欢笑笑阿姨啊。
我笑问:你怎么做到的,给他们吃什么药了?她咯咯笑。。。。。

03-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3 18: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6-3 18:22 编辑

闺女说小表姐凡丫给她发的红包,祝她生日快乐。
随后,闺女疑惑的问:我的生日不是这周啊早过了的。
过会儿自言自语:反正有钱拿 嘿嘿(其实花不掉 嘿嘿)
凡丫头小时候长相憨厚,哪成想能出落成如此标致的小姑娘啊,
她很小的时候,特别爱哭,我爹都服了,从来没见过这么爱哭的小孩,

第一次见到她是她11个月的时候,半夜回家,她在里屋睡觉,听到声音自己爬下床,
赤脚跑到客厅用胖胖的小指头戳我胳膊,那小胖脸肉都装不下了,咧嘴对着我笑,
我娘当时就惊呼:“哎呦,见谁都哭啊,怎么见你就笑,真是血亲啊”
我看着她,太胖了,就说“你怎么这么丑啊”(我是不厚道的姑姑)
嫂子乐儿了,“俺还丑?自己看着真好看”(长大真的很漂亮,现在看看我儿,很多地方长得跟她还很像呢

再次回去,她差不多4岁多点儿,有天我跟她爸爸一言不合又武力解决,她以为我们是真打架,一看爸爸吃亏了立刻拖着圆滚滚的小胖腿儿找救兵,先去找爷爷急忙忙地说爷爷呀,你看看姑姑打爸爸”爷爷就嗯了一声没动,继续忙手上的事儿,找奶奶,奶奶说没事儿。她一看爷爷奶奶指望不上了转身啪踏啪塔跑到厨房找她妈“你快去帮爸爸,姑姑打爸爸了”她妈正切葱呢,头都没抬说不要紧,一会儿就打完了。

她一看怎么没人帮忙啊,气鼓鼓的站在我面前挡着爸爸在身后,我俩看看她,憋着笑。
吃饭的时候,她还在生气,忍了很久,跟她爸爸说“她打你”
爸爸边吃一口鱼边轻声“嗯”
“那你去打她”小小声(我就坐旁边哦)
“不敢。。。。你去打吧”
“我也不敢”
我。。。。。。。一头黑线,无视我的存在啊

想起第一次回去的时候,大约因为太胖,坐床边上重量布局不均匀滑地板上了,又因为身子太胖把自己给,,,,拽到了,
不幸的是,我正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呢,眼睁睁看着她滑下去坐地上再躺倒。。。。动作流畅。。。。。
她爬起来就皱着眉头瞪着我裂开嘴哭,她妈从外面跑进来,看她正对着我哭,我舒舒服服滴躺着,
以为我踹她呢。。。。我能那样?虽然老逗她其实喜欢的不得了。我说我没踹她,自己滑下去的哈,不要赖我。嫂子说你这姑啊,也不知道抱抱,由着她哭。。。。我能告诉你从此后起码一个月她见着我就皱眉头?我跟我嫂子说“完了,我俩这关系彻底破裂了,”
长大后,小丫头很乖很懂事,,,,,



03-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3 21: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我们仨》,细腻的文字,浪漫的表述,流露的真情,
都能手到擒来驾驭文字娓娓道来,像听邻家阿婆诉说家常,
一次次泪湿双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15: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一桌子的文件加单据,翻开diary查看事件记录,,,,又是周一。。。。。
一桌子混乱,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拿起离得最近的一组数据,那是快递来的文件的单号
打开网页,将单号输入,惊讶的发现这文件竟然要途径USA 转UK 再转。。。
绕地球一圈啊,,,,后悔点开,这路线比我每周一早上必然冻结一小时的脑电波更复杂。

两个浴室加一个卫生间的改动终于结束了,俩娃很嗨皮,
小家伙把放我们卫生间的洗漱用品统统搬到自己的卫生间,
我站在浴室门口看着因为他的“搬家”而多出来的空间,有种失落感,,
眼巴巴的看着他,他却依然欢快的毫无察觉。“有时候,不是孩子放不下,而是父母放不下才对”
我清楚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对孩子放手“虽然工科总是说我在这方面拖拉”,
也清楚的知道放手是大爱,而每一次的放手,为什么心里会这么痛,

周六超市采购,在肉食部驻足时看到保鲜柜一小区域一盒盒的用保鲜膜包起来的鲜肉,
颜色紫红,没有脂肪,感觉不像牛羊肉,右下角打印的图片是一只带角站立的牛(其实是羚羊)
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黑斑羚的肉,野生动物!我对田螺说,尝尝?她犹豫了一下,我说合法的,超市能卖就是合法的,可以放心食用。看看一盒价格才13.5,也就不到10元人民币,带回家,打开,味道比羊肉酸一些,想了想,用咖喱粉喂起来,可以去掉重的味道。加入胡萝卜洋葱西红柿一粒大蒜,中午竟然吃光光,俩娃也还以为是牛肉,工科以为是羊肉,当告诉他们是黑斑羚,并把黑斑羚图片给他们看,然后我就洋洋得意的欣赏他们三个长大的嘴巴,久久合不拢开心不已。
想起有一年带着闺女回国,家里就剩下他们几个,田螺抱怨说工科带着她去买菜根本买不到稀罕物,
因为他都不看,而她又看不懂。



我的脑电波回来了,工作中。。。。。



06-06-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6 22:4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怎么好像所有的人都在跟我作对呢,
就算是对着我笑的好像也是有问题,
我仔细看看自己的穿着还是正常的啊,
难道脑回路还没完全到位?

K走了,我很难过,他家老人没有人照顾,回家尽孝去了,
想起他的认真,他可爱的固执,他对中国电影的痴迷,,,,,心情灰暗起来,,,,
V说MANH会回来,当初他因为孩子上学问题左右为难离开时,
我也难过了好一段时间,习惯了没有MANH,习惯了K,这下又要换回来,
浑身不爽中。。。。

看谁都不爽今天。。。。



06-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7 21: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说个笑话给你,可别哭啊》的序,没看几句话就被作者吸引了,很有共鸣。
让我弟购买电子版,他一直没反应,后来我又说了另一本书名,
他才领悟这竟然是书名“我还一直等着你给我说笑话,怎么你光重复也不说,是书名啊
他打开网页上去买书,看到福尔摩斯探案集一套四本才4毛钱,说“等着,我给你买书看”
赶紧告诉他那套书从初中开始看,一直看了很多遍,家里书架上还有一套呢,
4毛省着啊。。。。买别的
过一会儿又来“等着,我看到好多名著给你买过去看”
不要啊,可能都看过了。。。。

---------------我是好书分割线--------------

一早收到K的邮件,告知大家他的离开,希望大家安好,回复他因为他离开的消息很难过,但是祝福他无论如何要过得好,
也许,他也在难过中。。。。人生的旅程中不断的会有人与我们相伴而行,到达某个地点,因为方向不同,就让我们挥挥手告别,互道珍重,从此,你我变成对方的回忆,我希望,当你忆起我时带着甜意。
我们都会在不同的旅程中遇到不同的人,性格相悦的,我们结伴一段,那是我们的缘分。我会珍惜。不悦的,请相忘于江湖,,,,

-----------------------人生感悟分割线-------------------------

工科的哥哥送他的新玩意儿,大约是个水下照相机活动摄像机之类的(天生对电子设备迟钝看不懂是什么),一个小机器只有巴掌大,配件却有一箱子那么多,一回家就不亦乐乎的开始折腾,忘了今夕何夕,,,到深夜了才恋恋不舍的去睡觉。知他者长兄也。。。






07-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7 21: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笨贼后续二
CD回娘家镇子,警局还没去,竟然在超市见到笨贼,
一开始她还没看到他,他竟然靠近她闷声闷气对她说“你好”
CD抬头仔细看,他脸上那一脸棕色血咖醒目的提示她这是那个笨贼,
低头不打算理他,结果他不依不饶,走到她前面继续说“你好”
(我猜有点儿傻)CD没辙,只有回复一声你好给他,
他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CD看着他的背影很无奈,,,
帽子压的那么低,看起来不像正常人,,,,她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7 22: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边新开了一个购物区,里面有一家银行的分行,素闻这家银行的腐朽,但是因为离得近,
为了方便,只有忍着,开了一个账号方便使用。
银行不大,除了保安都是中年女性,不知道是因为房间狭小还是制服颜色灰暗还是银行成立历史悠久行事方式太老套,
每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看起来很没有朝气,
接待我的Rose(很美好的名字)戴着一头短假发套,紫色的眼影,严肃脸。
边办理边拉上了家常,(谁让我们都是女人呢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她的各种不如意,
本以为他会与我结婚,哪成想他突然就离开了(不是K哈)她说着她的男朋友,
她看看我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你们俩一起过日子,生活还能好一点,起码是俩,我一个人要拉扯一个5岁的女孩,真的很难”,我嗯嗯的敷衍着,真不知该说什么,
如果一直这样怨妇下去,是不是还是找不到阳光的男朋友呢?
我说你得笑,高兴是过这一天,不高兴这一天也得过呢,可是你这样愁眉苦脸的,会越来越糟糕,
她一副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表情瘪瘪嘴,我能感觉到她对生活完全没有热情,想马上填完表格逃离开,
她的挣扎,我懂,她的颓废我不懂,人短暂的一生就那么3万多天,这算长寿了,为什么不好好活?活就好好的活吧,因为要死好久啊。。。。。




07/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3 16: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把茉莉香 于 2016-6-13 17:07 编辑

1.小家伙学“丝”字,用丝字造句:嗯,丝巾 对 蚕丝 对 嗯。。。。spar(读斯巴,中英文不分了)
2.小家伙问奶奶“奶奶,你晚上几点睡觉?”奶奶说“大约10点吧” 他张大嘴巴做吃惊状“你要睁着眼睛那么长时间啊。。。。”



13-06-20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