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胶州人] ﹝「黃山頭」行記事 --- 我這天立在湘、鄂兩省「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03: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胶州网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新用户

x

﹝「黃山頭」行記事  ---  我這天立在湘、鄂兩省「黃山頭」的中央分界線上!﹞我這天﹝這天是今年一月十一日的上午十時﹞我立在湘、鄂兩省的「黃山頭」中央分界線上,其意義是特別的重大啊!因為,我在諸多鄂南與湘北的旅行記趣當中,常提到「拉鋸式地,旅遊於湘、鄂兩省之間」,而於今日,旅遊的「鋸子」,又拉到了兩省的最中央地段,能在「黃山頭」的謝麟大道與睦鄰大道﹝約位於睦鄰大道門牌號碼的十八號位置﹔該牌樓,昔在睦鄰大道和迎賓大道上﹞,看到了湘省立的一座懸掛高處的巨大分界牌,上寫「偉業長興,全憑一鎮千秋夢﹔宏圖巧繪,更抱三湘萬點春」,就十分的激動快樂啊!

兩省的這座「黃山頭」,給他們帶來了許多故事和趣事啊!縷述如下﹕其一者﹕這座和台灣省高雄市的半屏山,幾乎是一個模樣和高度的「黃山頭」,南北都有兩個「黃山鎮」,北邊的,是湖北「黃山鎮」﹔南邊的,是湖南「黃山鎮」,其二者﹕兩省的語言,是混雜湘、鄂兩省的所謂的「綜合性語言」,在此,南腔北調不稀奇且屬正常!其三者﹕大概凡居兩省界線上的居民,分析事情,多是中立性的,他們在判斷上,多偏向較強的一方,即膠州鄉諺所說的「裡扒鎚子,往外打」,雖站在湖南邊界上,卻很可能會說湖北的好!其四者﹕這裡有一個「唯我獨創」的笑話,筆者近期在湖南安鄉的一次餐宴上,於酒酣耳熱之際,就隨便開了一個玩笑,因為在湖北之行當中,常聽鄉老說「奸黃陂,狡孝感,又奸又狡是漢川!」的鄂省鄉諺,連自己人都說自己人,這也難怪湖北人被稱「九頭鳥」了,不過,說這些話的鄉老們,也知道說這些話,有點那個,又補充說「說"奸狡",是指精明會做生意的意思!」因為在酒席上,有人提問「到底是九江佬厲害!還是湖北佬!不是又說"三個湖北佬,抵不過一個九江佬"嗎﹖」大家還是認定「九頭鳥第一名」,我又戲語補充說「安鄉鄰近湖北,該是"四頭鳥",不論是"九頭"抑或"四頭",都是種把極單純事務,給無限複雜化的極特殊的性格!所以,有一種說法,是"奸安鄉,狡株州,又奸又狡是常德!"」我這些話,都是酒席上的瞎編戲弄之語,未料者,酒席上的鄉親,多點頭稱趣!

更未料者,過幾日,在湖南黃山頭鎮的一場親友餐宴上,親友竟然又來了一場「裡扒鎚子,往外打!」,說安鄉人不輸九頭鳥,有一種說法,是「奸安鄉,狡某某﹝未聽清楚﹞,又奸又狡是常德!」俺竟然歪打正著,胡謅之下,竟然說對了一大半,可見,貶抑式的鄉諺,聽聽就好,不可盡信啊!其五者﹕在湘黃山頭鎮和鄂黃山鎮的中間地帶,商標頭銜多掛「湘鄂號」,而主道用的是「睦鄰大道」,可見此類區域的居民說好的是「左右逢源」,而說歹的又是「左右為難」!其六者﹕要說「一省某些地區的居民又精又奸,或又奸又狡」,其實還包括一些「目光如豆」、「氣度狹小」的地域性格因素!其七者﹕兩湖地區,也有其驚人的富足面,到每年的十二月份,曬臘肉的「酒池肉林」景象,家家戶戶、大街小巷,隨處可見,尤其是在湘、鄂兩省平分的兩處黃山頭鎮上,其在道路上晾賣的大片如「肉林」的「狗貛子」,遠看就是一片樹林模樣啊!其八者﹕「黃山頭」東常將與湘江支流的「虎渡河」,已由滄海變桑田,舟船游行其上,只是半世紀前的童年回憶罷了!其九者﹕觀麟大道與睦鄰大道處的湘鄂分界線的南北兩頭,一屬整齊,一屬髒亂,可見行政良窳,事在人為啊!其十者﹕鄉僻農村,一生能積蓄三、四十萬者漸多,然而,其大多數,尚未能步入能看大病、能大學深造,和能出國旅遊的真實小康境界!有人說,這是我中國農村社會的宿命,歷代先聖先賢和統治者,都絞盡腦汁,要「為天地立心」,要「為生民立命」,但是只要來了一場戰亂或天災,這一切理想,都立即灰飛煙滅,化作泡影,悲夫!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